不要在数字经济浪潮中“裸泳”。
作 者丨熊剑辉
华商韬略原创文章,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:hstlkf
华商韬略·华商名人堂 ID:hstl8888
图片:网络、图虫创意


新的商业逻辑下,错过商业创新机会,相当于贻误一个时代。企业光思考产品,变得远远不够,如何避免数智化“降维打击”,展开商业创新,才是重中之重




2010年,一群沃尔玛高管到阿里参观时,对马云热情赞许道:“Jack,我们知道你生意做得很大,做得不错。”


没想到,马云答道:“也许十年之后,阿里巴巴会超越沃尔玛。”


这样的回复令人惊愕,但沃尔玛高管礼貌地笑了笑:“年轻人,你很有志气。”然后,两人定下了十年赌约。


这一年,沃尔玛以4082亿美元销售额,雄踞全球500强榜首。世界上,没有谁狂妄到敢挑战这样的超级巨擘。


但2016年3月21日,谜底提前揭晓。



2016财年,阿里平台交易额达到4821亿美元(约3万亿人民币),超越沃尔玛,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业平台。


这是世界零售商业霸权交错的巅峰时刻,也是人类商业史上前所未有的大事件。


中美两家企业,一个线上,一个线下;一个用半个世纪成就霸业,一个十余年就攀上顶峰。


这个不可思议的奇迹,却尽在马云的意料之中:“沃尔玛要增加1万新客户,要新建很多仓库和配套设施。但对我来说,只要增加两台服务器。”


显然,阿里并非再造了一个沃尔玛,而是从根本上重塑了一个新商业模式。


这是数字经济给商业创新带来的新挑战、新机遇。


每当数字化技术创造出新的连接方式,物理世界和数字空间的隔膜,就会遭遇一次强力破壁,进而在商业领域,进化出超乎想象的新模式。



20年前,中国人还在用“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”的方式,探寻互联网给生活可能带来的改变。


20年后,由移动互联网支撑的手机支付、电商网购、O2O业态,成为中国人呼吸一样自然的生活日常。


新的数字化革命,催生出经济领域层出不穷的新消费、新物种、新模式,从参天大树到绿草如茵般大大小小的企业和商家,都将被数字化方式赋能并浇灌。


这种数字化创新、商业模式升维,不但是完全彻底的,更是不可避免的。


没有平台化的理念先行,没有对“大智云物移区”(即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区块链)等数字化、智能化技术的前瞻布局,就不可能实现商业模式的颠覆式创新。



这既是时代变革带来的趋势,亦是个人和企业的大机遇。




机遇突如其来,有时更会以危机的面目出现。


2020年新冠疫情,对餐饮业打击尤甚。3月,中国连锁经营协会调查显示:5%的餐饮企业,现金流枯竭;79%的企业,撑不过3个月;只有16%的企业,能勉力支撑6个月以上。


到5月底,餐饮业累计注销、吊销的企业,已多达15万家。


但即使这种情况下,仍然有餐饮企业扛住了压力,并顺势而为,实现了增长。


湖南“一品佳”,正是这样一家团餐龙头企业。它每年为中国的企事业单位,提供超过2亿餐次的高品质餐饮服务,且连续5年保持100%增长。


疫情下,一品佳原有承接的学校、企业等团餐客户,全面断流。


但因为在2019年,一品佳与用友共同构建了数智化解决方案,搭建起“小前端、大中台、强供给”的团餐供应体系,企业不但没有陷入困境,反而迎来了新机会。



数字化、智能化的企业新架构,让一品佳迅速对接上新的、巨大的团餐需求:政府和医院。


战疫的危急时刻,地方政府、医院已无暇顾及后勤管理。一品佳凭借数智化升级,得以承接大量政府、医院的食堂后勤保障,实施“24小时供餐”。


一品佳董事长戴鹏在部署工作时强调:“坚决要让战斗在一线的战士们有口热饭吃。”


为了这口热饭,一品佳的数智化系统,实现了精准备餐、O2O无接触配送,并针对医院配送,实现了一床一码、一桌一码的精准化。



数智化系统,让一品佳的人、财、物、场,运转得有条不紊。战疫期间,仅在长沙地区,一品佳每天就送出30吨饭菜,不仅成为战疫的一大助力,企业更逆势成长,成功实现向“云”而生。


疫情期间,江钨集团这家老国企,也面临着10万种物资采购断供的问题。


但通过用友“友云采”,江钨不但迅速与数百家新供应商实现对接,连最紧俏的口罩、酒精、体温计等防护物资,也实现了快速统筹采购,有序复产复工。


一品佳、江钨的战疫故事绝非偶然,无数企业因此反思:为什么在最不利的市场环境下,这些企业依然能够逆势发展?


更多的企业认识到,数智化是开启未来的钥匙,企业只有探寻商业创新,才能获得持续发展。




对于商业创新,企业不能只是“遥望”。


伴随新的商业模式崛起,行业格局改写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
2016年1月,美国旧金山最大出租车公司Yellow Cab,申请破产保护。公司总裁无限哀伤地表示:“因为一些无法控制的商业挑战,我们正处在严重的财务危机中。”


所有人都清楚,Yellow Cab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伴随Uber、Lyft这样的互联网新贵崛起,Yellow Cab注定被打进历史的尘埃。


从古至今,商业创新都是提升商业价值和竞争力的永恒主题,其核心无非两部分:一是在前端,不断满足客户需求;二是在后端,运用最先进的技术,创造出满足客户需求的价值。


在农业时代,人类面临的主要是商品极端稀缺。但在大工业时代,“福特制+泰勒制”孕育出惊人的生产力,将人类推入产能过剩的新阶段。


▲福特汽车第一条生产线


此时,人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,标准化商品难以满足消费者胃口;企业库存积压,不得不求助于价格战和过度营销,却越发令消费者生厌。


终于在20世纪90年代,极少数先知先觉的企业,探索出“大规模定制”的商业创新模式。在今天看来,这样的模式依然很粗浅,无法真正实现“千人千面”的个性化需求,但催生出“以消费者为中心”的商业理念,已足以震撼人心。


当消费者需求越发多变时,商业创新如何满足这种需求,就变得越发重要。


但受制于时代和技术,商业创新本就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。


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。但发明创造、成熟应用一项新技术,使其产生商业价值,过程很艰难;但好处则是,只要公司将新技术产业化,打造出精品,通常就能享受到十几甚至几十年的技术红利。


凤凰自行车、蝴蝶缝纫机、英雄牌钢笔、上海牌手表……名震一时的老国货,莫不如此。


这样的年代,把产品造出来、卖出去,才是最重要的。


但在数智化时代,产品的逻辑被彻底颠覆了。


由于新技术层出不穷、迭代加快,不断驱动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,导致产业风口连续不断。


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提到,以“大智云物移区”为代表的六大新一代信息技术,成为商业创新的六大驱动力量:


产业风口,由此从团购、P2P、O2O,蔓延到直播、短视频、共享经济,导致的跨界打击无远弗届。


人们突然发现,打败康师傅的,并不是更美味的方便面,而是美团、饿了么等外卖平台;让单反相机无人问津的,是崛起的智能手机;让收银员和小偷失业的,不是老板和警察,而是微信和支付宝。


新的商业逻辑下,错过商业创新机会,相当于贻误一个时代。企业光思考产品,变得远远不够,如何避免数智化“降维打击”,展开商业创新,才是重中之重。


商业创新和数智平台是如此重要,深刻决定未来。然而,并非所有企业都具备数智化能力。


这些企业,该从何做起?


对此,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明确提出:商业创新平台(Business Innovation Platform,BIP),将使商业创新超越技术、商业两道专业屏障,变得简便化、大众化、社会化,从而带来技术驱动的又一个层次的商业革命。


所谓商业创新平台(BIP),就是利用新一代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技术,以实现企业业务创新和管理创新的综合服务平台。


回顾阿里超越沃尔玛时,本质上,它就是自建了一个数智化平台。


而一品佳、江钨集团要实现商业创新,甚至在业务上攻坚克难时,已不需要那样大费周章,自建平台或钻研技术,只需通过用友的商业创新平台BIP,调用平台上的数智化服务即可。


这意味着,一旦登上用友的商业创新平台(BIP),企业就能像使用“水电气”一样,实现财务、人力、制造、营销、采购、金融和协同等多领域的升级或重塑,采用“大中台+小前台”的模式,支撑业务创新和管理创新,实现商业模式上的跨越式创新。


而且,成本和技术屏障极低。


低到什么程度?可以基于低代码开发平台和连接集成平台,快速实现商业应用创新,鼠标拖拖拽拽,随时可生成一个企业亟需的云服务、云应用。


如此一来,企业只需专注于行业领域的数智化应用,无需分散精力,自建一整套从服务器硬件到算法应用软件的数智化体系。


更重要的是,商业创新的门槛,也从企业的高层精英普及到一线员工。对今天的企业来说,商业创新必须是随时随地、高频进行。




2018年5月,一篇名为《腾讯没有梦想》的文章,一度刷爆朋友圈。如今两年过去,腾讯悄然登顶中国互联网企业总市值榜第一。


从入主虎牙、爱奇艺,到重整阅文,乃至成就全球最大手游发行商,腾讯几乎一统大文娱的半壁江山。


利用庞大的资本、流量和技术能力,腾讯一手扶起拼多多、京东、美团,在总市值前五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榜单上,腾讯系豪居四席。


一切都印证着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数年前的预见:未来只有两种企业,一种是平台化企业,一种是平台上企业。


在人类漫长的商业演化史中,组织形态历经农场、公社,变成工厂、公司,再构建成规模庞大的企业、集团,并终将进化为兼具商业和社会属性的平台型经济体。


组织形态与组织工具、制度,可谓密切相关。


自然经济下,人们只能自发组成农场、公社;大机器、大工业+流水线、泰勒制,让工厂、公司的组织成为可能;而在企业、集团模式下,必须通过ERP这样的数字工具,才能实现高效管理、降本增效。


但在数字化时代,定制越来越多、创新越来越快,人们急切呼唤的,是打破一切壁垒,让资源自由组合、流动,并以云服务集群的形态构建发展BIP。


这并非“未来简史”,而是真切发生的现实。


用友的商业创新平台(BIP),正是这样一个层层堆叠的企业生态森林。



表面上,它还是一个个由最先进数字技术堆叠、构建的企业组织;但本质上,以产品为中心的价值交换关系,正在被生态化的上下赋能、相互成就的平台模式所取代。


而除了数字化、智能化属性外,未来的商业创新平台BIP,终将演化出“社会化”、“全球化”、“安全可信”等属性。


也就是说,平台所打通、连接、利用的,不但是产业上下游,更将是全社会乃至全世界的资源;它所依靠的,也必然要求安全可信,否则就谈不上商业创新平台(BIP)的自主可控。


除了是生态平台外,BIP还是一个服务平台。


企业的本质,在于提供产品和服务。站在用友这种平台型企业角度,一个汇聚起500万+企业的巨型平台,相互之间几乎能提供所有专业的企业类服务。不论是战略咨询、企业培训,还是应用开发、跨界协作,共创服务,无所不包。


在这样的生态服务连接下,小前端、大平台、云原生、超协作的创新企业,可以选择任何适合自己的服务,便捷地开启商业创新,并极大改变企业的运转方式。它们前端虽小,却在云端诞生,能调用大平台的数字化能力,构建起全球化超范围协作,实施令人耳目一新的商业创新。


像Uber没有一辆出租车,却成为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公司;Airbnb没有任何房产,却在全球提供住宿服务;YouTube、Tiktok没有制作人,却把最精彩的视频传遍了全世界。


2017年《平台经济:新经济发展引擎》报告则显示:全球15大互联网企业,都是平台型企业;全球百大企业中的60家,主要收入也都来自平台。


平台构筑基础,共享成为本质,为中小微的孕育成长提供了土壤。当超级平台与海量中小微相连接,就建立起一种看似自发、实则自由、隐然有序的创新成长方式,并将深刻改变世界的面貌。


而抚今追昔,每个新的经济强国崛起,都势必引领一个时代的商业创新理念和潮流。


流水线和泰勒制,成为美国大工业时代崛起的思想象征;精益管理思维,令日本制造以其高品质蜚声世界;ERP流程,更将现代企业的规模和体量推向巅峰。


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,ERP仅是基本全球化,BIP则是彻底全球化。


▲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谈“上云用数赋智”
来源:人民视频


在王文京看来:“我们所说的商业创新平台,其实核心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让企业客户的商业创新变得简单、便捷、大众化、社会化,来实现我们坚守的使命,就是用创想和技术推动商业生态系统,推动商业和社会进步。”


这意味着,在数智化横扫世界的今天,以用友为代表的中国企业,得以站在全球创新的新高点、运用商业创新平台(BIP)的新思维,推动中国企业整体性的数智化再造。


这必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,同时也是中国孕育全新生产力和商业文明,并作出世界级贡献的时代机遇。



THE END

出品人:毕亚军

主编:毕亚军责编:周怡熊剑辉

美编:刘彦潮运营方乐迪 张婵 倪晨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,不为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,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

投稿、约稿、商务合作及建议
敬请联系:010-65580525

zy@hsmrt.com 周总监

◆◆◆

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【特色成长计划】
签约账号【华商韬略】原创内容
◆◆◆
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,转载授权敬请联系小客服微信:hstlkf
【星标】华商韬略,精彩不再错过

点赞”是喜欢,“在看分享”是真爱

上一篇: 注册会计师考试会计随章练习题(3)
下一篇: 奶粉新政再细化:金装超级等吹唬式标签不能使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