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于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纯艺术系的85后姑娘Rita,曾游历三十多个国家,是个热爱美与自由的姑娘。在毕业后,她回到上海,在郊区挑了一块六十多亩的土地,开始了农场主的生活。


种下在一年中交替开放的鲜花,闲暇时静静地看着翻涌的麦浪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,带着小羊去丛林里散步,照料瓜果蔬菜,等一切与时间一起慢慢变成熟,这是Rita的日常。


每天,她都会在农场与城市之间往返,在其中寻找生活与自然的平衡感。




Rita从艺术系毕业近十年,但真正开始考虑建造农场的事儿,还是2016年的事情。


由于母亲从事国际商务咨询工作,从Rita小时候,母亲就常常带着一些农业代表团去国外考察现代农业,在妈妈的影响下,自己也对有一个自己的农场这件事开始产生了兴趣。

在16年的时候,她们机缘巧合找到了位于上海郊区的一块土地,土地上有一片小水塘,有农田与原始的树林,远离城市的喧嚣,这正是她们要找的地方。



在建造农场时,Rita不想把太多城市元素融入进去,她觉得有时候过于刻意的布景反而会影响自然纯粹的氛围。


于是她简单地铺了一条路,做了一个可以用来远眺的廊架,又在茂密的树林里搭建了一个木平台,为了保护植被,她没有砍伐树木,只是将平台镶嵌在土地里。



一些朋友会很喜欢农场的环境,喜欢新鲜的植物花卉与蔬果,喜欢在树林的木平台上休息,享受森林环绕的感觉。还有一些朋友会觉得农场太过于原始,没有现代建筑。



Rita于此并没有觉得不好,她想保留农场的原生态,用土地将作物生长的地方自然地分割开来,植物在属于自己的土壤里安静地生长着。

Rita和农场的缘分可能从小时候就就开始了,用Rita的话来说:小时候的经历其实在潜移默化地对自己起到影响。



她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孩子,小时候她会跟着妈妈去高桥的亲戚家玩。那边有很多农田,小时候的她会去地里抓癞蛤蟆,拿着芦苇杆钓小龙虾。直到现在,Rita看到癞蛤蟆,还是会忍不住去抓,录个小视频发在朋友圈分享。




闲暇时,Rita喜欢去农场散心,从都市的喧嚣里脱离出来,去农场转一转。



她会和妈妈一起去巡地,收蔬菜,摘果子,前些日子的无花果已经挂满了枝头,等秋天来了,柿子也要成熟了。



小野兔有时会来偷吃Rita的玉米,迷糊的小羊有时候会把她的衣服当成草咀嚼,Rita喜欢抱着小羊拍照,有时路过鸡棚,会顺便捡些鸡蛋。



原来的小水塘被改成了荷塘,田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香草,她会摘一些回去做菜。她习惯在秋天播种春天开放的花,二月兰开花时,Rita就把它们摘下来凉拌或是做小炒。刚收来的胡萝卜,一转头就成了餐桌上的煲仔饭,佐以羊肚菌和藏香猪香肠。


农场里每年都不曾改变的是玫瑰,每到5、6月时Rita会摘下来做成玫瑰酱,玫瑰花瓣是可即食的,入口有清甜的香气。她的一大乐趣就是和妈妈一起去逛农资店,发现好玩的植物种子,会买一些感兴趣的回去种在农场里。



她觉得一切事物都是美的,比如农场里的植物,在不同时间与不同光线下呈现出的形态是不一样的。叶片上的露珠,夕阳西下的样子,蔬菜、野草都是美的,枯萎的植物也有自己的美,美不一定在于事物本身,在于探索与发现的过程。



在管理农场前,Rita一直觉得自己没有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在国外学艺术的她在刚回国时曾当过艺术杂志编辑,后来又去了广告公司。她觉得自己不适合做纯粹的艺术家,同时发现身边的艺术圈子和自己想象的大相径庭。



虽然现在不再从事相关的工作,但是在国外求学的经历对她也起到一定的影响,她在农场举办的活动,她对于生活的宣传与记录都有从前的风格。




做农场的这些年,她看着上海的很多老房子被慢慢拆掉,常常会感到可惜,她看着这座城市一天比一天繁华,但也逐渐变成了没有记忆的地方。

很多东西渐渐地在消失,在Rita的身边,已经有许多人不了解海派文化是什么了,这让她常常感到沮丧。她喜欢传统文化,白龙糕、高桥松饼等传统食品已成为她记忆中的味道,手工艺竹编、印染、刺绣被慢慢忘记。

她一直觉得,在城市日渐繁华的今天,农业并不是独立的东西。传统的三月三龙抬头、草龙求雨都是农耕社会的产物,所以她对农场的建设,也是一种对于文化的执着。



游历过三十多个国家的Rita,在国外见证了许多得以保留的文化。保加利亚每年都有当地的歌舞比赛,大街小巷的标语都是在为自己的文化而骄傲。


Rita也在这一方面开始尝试,在农场里把上海的一部分物产结合现代的生活方式呈现出来,有时,她也会帮农民卖一些当地的农作物。



对于这些事情,这个姑娘一直是很乐在其中的,麦子成熟时,就在麦田里摆上一张长餐桌,又或是把可食用花朵搬上展会的餐桌,模糊艺术与农业的边界,也模糊城市与乡村的边界。这是她的一种特殊的语言和思维方式,她通过它们来传递自己的想法,把它们呈现在更多人的目光前。



其实Rita也不确定农场会做到哪一天,她觉得自己只是在寻求一种自由,选择自己要的生活,去努力达成它,这才是真正的自由,自由不是因自己住在哪里,做着什么事情,有怎样的生活方式而决定的。




这个浪漫且自由的海归农场主坚信:农业让我们知道我们从哪来,要到哪里去。



未来十年,Rita想要更加了解自己,思考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,要怎样的生活,怎样去达成,怎样有能力去达成。

过了三十岁的她,开始更加清楚自己未来想要什么。而年龄,从来不是给自己设限的理由。




撰稿|半仙设计|维尼

点亮“在看”“点赞”

好想当农场主!!!↓↓

上一篇: 从庙堂走向江湖 《梦幻西游》电脑版探寻回合制游戏电竞之路
下一篇: 张大奕的瓜,价值5320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