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b站上有一位名叫@温暖的冷风 的up主,他的作品里经常会出现各式各样来自农村的贫困儿童。

这些孩子大多失去父母,小小年纪,就得扛起养活整个家庭的重担。

这个剪着西瓜头的小男孩为了挣钱,每天和朋友一起去捡瓶子。

他们在大山里走三四个小时,一天的收入不过10块钱。

这些孩子失去父母,和老人一起生活,因为缺少劳动力,他们没法挣钱,甚至没法干农活。每天吃的东西,或是前几年攒下的粮食,或是邻居施舍的土豆。

他们的愿望是顿顿都吃大米饭。

在这之前,我也很难想象,在大家都在讨论火锅自由和奶茶自由的时候,还有人连一口米饭,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。

有一个11岁的小女孩,爸爸因为吸毒进了监狱,妈妈也离家出走。

她只能自己生活。

她不仅包揽了家里的一切,还要去干农活。

这位说着“欺负我可以,但不能欺负我妹妹,我要保护她”的哥哥,明明自己也是一个稚嫩的小孩面孔。

像@温暖的冷风这样的公益up主还有很多 ,他们各自有各自重点关注的人群。

有些人将聚焦罕见病患儿。

有些人关注农村的孤寡老人。

有些人残障父母和多子女家庭。

虽然侧重领域不同,但这些博主的视频主角都有一个共同点:他们很穷,他们需要帮助。

这些up主的视频没有华丽的画面和花哨的剪辑。

甚至有些镜头都拍得模糊不清。

但他们的视频,将穷这个字,赤裸裸地摆在我们面前。

有时,甚至只看看他们的标题,就让人感到窒息。

图片来自@石金水boy

在这些视频下面,我们总是不难看到这样的论调:

穷是怪自己不努力。

为什么这么穷还要生这么多孩子?

为什么年纪轻轻的,不愿意出门打工挣钱养家?

但有些时候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在@温暖的冷风的视频中,有一个小男孩对up主说:自己不喜欢上学,因为太累了。

但他嘴里的“累”却我们想象中的“学海无涯”无关。

为了上学,他必须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行两三小时山路才能到学校。

放学也是一样。

上一天学,需要翻山越岭四五个小时。

如果遇上天气不好,那这段路程更是艰辛。

所以,“累”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累。

和“懒”或“笨”无关。

对于我们这些有幸生长在普通家庭里的人来说,上学这件平凡地不能再平凡的事情,在这些山里的孩子那里,他们需要付出的是我们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。

我们有什么资格嘲讽他们?

前段时间,有人因为用廉价散装卫生巾被嘲笑。

“超市里的卫生巾一个月也就20、30元,也就是一杯奶茶的价格,你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!”

当我们已经习惯用“一杯奶茶”或“一顿火锅”衡量某种商品贵或者不贵的时候。

可有些孩子的梦想,天天吃上白米饭。

我们吐槽各种节日父母情人发给我们的红包太少,送我们的礼物太土。

有人徒步几公里去捡一点别人不要的肉,这是自己过生日时送给母亲的礼物。

我们感慨房贷车贷压力很大。

有人生病无力行动,连一张可以让他躺的床都没有。

请记住,我们的经历,不代表世界的样子。

在这些公益博主的作品里,拍摄视频的人常常会给予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

或者帮年纪大的奶奶晒晒生虫的粮食。

或者送给他们一些粮食衣物。

图片来自B站@正能量凡哥

或者为他们残破的家里添一张床。

图片来自b站@黑甲甲记录生活

这些帮助也只能暂时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环境。

这些在镜头前的小小的帮助,不免让人怀疑他们在作秀。

前段时间,因为先后曝出“精神病男子弑母锁妻”和“90后深山里生10子女”的博主@石金水boy就曾因为这两则视频中信息披露不完整,被大家质疑造假,随后,石金水boy也删掉了视频,做出了道歉。

作秀的公益博主,也不是没有。

因为公益事业的特殊性,up主们可以凭借视频很快获得关注。

所以“公益”在自媒体人眼里,是一个充满诱惑的“财富密码”。

在此之前,确实出现了一些表面“做公益”实际为了涨粉和流量的“公益演技派”

以至于直到现在,这些公益up主们几乎每一个都被网友怀疑过“演戏”和“造假”。

@温暖的冷风还曾专门出过视频,向大家公开了自己的视频收入情况,以回应网友们的质疑。

虽然博主们极力和“作秀”、“吸引眼球”划清界限,但我觉得,这些up主们也没必要和“吸引眼球”撇清干系。

想获取流量不丢人,想靠这些镜头获得人们的关注也并不丢人。

因为公益事业本身,就是将需要帮助的人的信息尽可能扩散出去,好让更多的人注意到这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up主视频的播放量影响力越大,才会有越多人可以得到帮助。

为此,他们必须挖掘求助者身上故事,在这个基础上进行适当的加工,才能得到一个足够吸引眼球的视频。

“公益”和所谓的“作秀”或许看起来格格不入,大家也没有必要将公益博主身上的流量看做猛兽。

毕竟在自媒体的时代 ,了流量,才能有话语权,才有人愿意看你在做什么。

有人愿意看你在做什么,你才有机会、有能力帮助那些镜头里的底层穷人。


为了防止你找不到我

请给我一颗小星星

上一篇: “第一次见面就叫我老公!?”这谁顶的住啊...
下一篇: 物理学家戴元本院士逝世